验证手机号自动送彩金,手机验证自助申请彩金,注册手机验证送彩金

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借个娃 »  【vip245】大结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vip245】大结局!

小说:总裁借个娃作者:安姿莜
返回目录

    王静被她说的面红耳赤,脸色发白。

    安心淡然的看着她,“今天你来有什么事吗?”

    “安心,我们那么多年的好友,我是怎么对你的,你都忘记了吗?”

    安心摇头,“你以前对我的好,我都记得,也不会忘记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你是怎么帮我的,但是,王静,感恩不是让自己的老公让给你,也不是让你在我走的几天内想方设法的勾引他。”

    “我现在后悔了,安心,我们还做好朋友好吗?”

    “王静,不是我不肯,是我心里已经有了屏障,对你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了,这样对我们都不好。”

    王静有些怒了,“安心,你不就是怕我将厉非墨给抢走么?你要是管得住他还怕我会抢?”

    安心点头,“是这个意思,但是我怕。”

    不能说她现实,如果是任何一个女的,基本上都会这么做的,破碎的镜子还能重圆吗?

    安心是怕失去厉非墨,但她更相信厉非墨,两人之间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何谈在一起?

    她关上门,王静站在门外有些后悔。

    她不该那么听林雪的话,若不是那样,最起码她还可以和安心做好朋友,但是她忘了,林雪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还在她自己身上。

    看着面前紧闭的大门,王静黯然失色的离开。

    安心靠在门前,心里也是十分难受,做朋友,有的是可以原谅的,但惟独对自己的男人有想法的朋友是绝对不能轻易原谅,一不小心,就不是自己的男人了。

    她微微抬起头,朝着院子里走去。

    厉非墨看她脸色有些不好,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王静来了?”

    安心看他,“猜到了?”

    “这没什么好猜的。”厉非墨揉了揉她的头发,“交朋友要谨慎。”

    安心点点头。

    厉非墨将婚期安排在一个月后,因为那个时候,他就可以洞房了——

    快到结婚的日子,安心的心情总是紧张,她清晨起床的时候,厉非墨已经去上班了,床头上是他亲笔写的纸条:好好吃饭,不许饿着。

    安心微微一笑,伸了伸懒腰便下了楼,她吃过早饭,闲着无聊便想去公司看看,从辞职那天开始,她就没有去过。

    她和厉非墨的结婚的消息大多数也是将信将疑,毕竟厉非墨还没有正式的昭告天下。

    她是搭公交去的,到了公司大门口,一眼便看见安勇穿着保安的衣服笔直的站在玻璃门边站守着。

    她快步的向前,走进玻璃门,安勇看见她,喜笑颜开,“安心。”

    安心笑道,“小勇哥,在这里怎么样,还好吗?”

    安勇点点头,满意的说道,“在这里可好了,天天吃的好,工资还挺高。”

    安心看他红光满面,“那就好,好好干,多攒点钱以后好娶媳妇。”

    安勇微微羞涩,“俺还小,不着急。”

    安心点点头,“多攒点钱才是正事,我先上去了啊。”

    “安心!”

    安心回头,“小勇哥,还有什么事吗?”

    “你老公真的是这里的老板吗?”

    安心若有所思的点头,“是啊,所以,好好干啊。”

    刚说完,便见一保安队长快速的走了过来,对着安勇一顿臭骂,“上班期间,不准肆意的和人说话,没记着是吧?”

    安心看过去,“他是在和我说话。”

    保安队长是新调过来的,别说对安心将信将疑了,他压根没见过安心。

    “和你说话就能违反纪律了吗?你以为你是谁啊?”

    安心微微尴尬,但她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是厉非墨的老婆。”

    “你是厉非墨的老婆?就你?哈哈哈哈哈。”

    安勇点头,“队长,真的,她真的我们总裁的老婆。”

    保安队长脸色铁青,“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总裁结没结婚我不知道啊?还想在这胡言乱语,安勇,你是不想在这儿干了是不是?”

    安心脸色冷了下来,“我看是你不想在这儿干了吧?只不过是说几句话,有这么严重么?”

    保安队长得意的说,“有本事你把我开除?还我不想在这儿干了,给你十个胆子,你也没有本事将我开除,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这家公司的董事,安勇,我现在正式开除你,给我卷铺盖滚蛋吧。”

    安心冷笑,“就因为员工随便的说了几句话,你就要开除?”

    “我就开除,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不能拿你怎么样。”

    这时,一位打扮时髦的女人走了进来,看见安心,她微带惊讶,“你不是专门给总裁打扫卫生的安心么?”

    安心定晴一看,原来是当初面试不同意的那个女面试官。

    她没说话,保安队长却笑的更大声了,“原来一打扫卫生的,还敢在这里冒充总裁夫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安心淡淡的说道,“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让你们总裁下来就是了。”

    看她说的十分笃定,保安队长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是想见我们总裁,却一直见不上是吧?所以才这么说。”

    安心真是无语了,她掏出手机拨打了厉非墨的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喂?老婆?”

    “我在公司的大厅,被人拦着了。”

    刚说完,电话便被挂了,安心握着手机不语。

    她的打电话却被保安队长认为装腔作势,“你们两个,将这个女人给我赶出去!”

    不明是非的另外俩保安以为是闹事者,立刻上前架住安心,就要往外拖,拖到门口的时候,电梯口一声怒吼传来,震得大厅原本热闹的场景顿时寂静的很,“我看谁敢动她!”

    大家齐齐看去,只见一直喜怒不形于色的总裁大人站在那里,脸色阴沉着,快步的走向门口。

    原本架着安心的保安连忙撒开手,保安队长腿有些哆嗦,女面试官赶紧上了楼。

    厉非墨走向安心面前,牵住她的手,“要不要紧?”

    安心摇摇头,“非墨,小勇哥就和我说几句话,他就要开除,还要比我赶出去。”

    保安队长摆摆手,“总裁,我没有。”

    安心趁机说道,“他还问我知道他爸爸是谁吗?说是公司的董事,说我不能拿他怎么样。”

    厉非墨嘴角扬起嘲讽,“是吗?”

    保安队长连忙认错,“总裁,我认错了,我没认出来,我也不知道她就是你老婆,给我一次机会。”

    “给你机会?下次是不是直接就将我老婆给扔出去了?”

    “绝对不会了!”

    安心这时候说道,“非墨,算了。”

    她不想将事情闹大,只是,这个保安队长必须给他个下马威。

    “万一咱们走了,他将小勇哥给开除了怎么办?”

    保安队长欲哭无泪,他哪儿还敢啊?

    “姑奶奶,我不敢啊,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安心叹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件事就算了。”

    厉非墨拉着她一语不发的走了,两人进了电梯,客厅里仿佛炸开了锅,这是总裁在大庭广众面前率先承认安心是他老婆。

    “怎么来了不提前打电话呢?”

    安心轻笑,“我想偷溜着来看看你。”

    厉非墨戳了戳她的胸,“下次再敢不说一声让我担心,我就将你给那啥了十遍。”

    安心嗯哼一声,环住了他的腰。

    事件刚刚发生,立刻便被传到了网上。

    而且安心被拍到了正面照,之前的领证消息被证实,网友一片唏嘘。

    我的女友二百五留言说道:都说帅哥配丑女,美女配野兽,看来一点不假,这么个帅哥咋就找个这么挫的女人咩?真是一朵小青草长在了牛粪上。

    外星人孙二娘说道:靠,真是瞎了我的钛合金眼,这真是啥事都有,我都比这女的长得好看,还是林雪和厉非墨比较般配,支持他们,反对这个安心!坚决反对!

    每几条反对的里面总有几条正能量的网友选择支持安心和厉非墨。

    这不,老公是黄瓜就发表了不一样的言论:人家选择谁是人家的自由,一群扯淡的赶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吧,说再多,人家也不在乎,何不祝福他们!说的也是,那么多美女,人家厉非墨就看不上,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安心的确有过人之处,只是大家看不见,只有厉非墨能看的见。

    只是,这条支持的刚发出来,便得到了大部分网友的反对。

    网络上顿时拉开了开骂站,有的支持林雪,有的支持安心。

    这上面是热闹的热火朝天,办公室里的主人公更是吻得不亦乐乎,人家压根就不在乎,随便你怎么说。

    安心被吻得气喘吁吁,看着他的脸,安心一阵感叹,“我能嫁给你,真的是走了很大的狗屎运,我现在都还觉得不能相信,跟梦似的,非墨,你说,我们能走一辈子吗?你会不会看见哪个漂亮的美女,一转眼将我给抛弃了?”

    厉非墨在她下巴上咬了一口,“你觉得可能吗?我是那样的人吗?”

    “那可说不准。”

    厉非墨轻轻在她的红唇啄了几口,“那就说一定准,还真是的,越看你越好看了。”

    安心被吻得气喘吁吁,满脸绯红,还没说话,就被他像饿狼一样的扑捉住,真是没法呼吸了!

    寂静的意愿走廊上坐着张母,她每每抬手擦泪,都要抽泣几分钟,坐在那儿已经好一会儿了。

    她是十分满意楚瑜的这个未来女婿,长的帅,又有钱,家境也好,现在像这样的男人已经十分罕见了,却被自己的女儿这么的给弄丢了。

    擦擦泪,张母站起身走进病房。

    张馨儿幽幽转醒,看着四周的一片白,再看看母亲,张馨儿更是忍不住痛哭,她知道,她就算以死相逼,也没能留住楚瑜。

    “妈。”

    张母坐在椅子上,应了声,再没说话。

    “妈,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张母摇头,“我不是生你的气,我是觉得你太不懂事了,也太没心了,都是我和你爸将你从小给惯的了,才造成你这样的性子,你说说啊,楚瑜当初哪儿不好了,你非要次次让他对你失望,还去夜店?你为什么要天天去夜店?”

    张馨儿吸了吸鼻子,“我只是想证明有男人肖想我,让他对我更在乎一点。”

    张母叹了一口气,“你是适得其反,你是自作孽不可活,怨得了谁?好好养好身体,再找一份工作吧,这么多日子,你去逍遥的钱都是楚瑜给你的吧?咱们家也不是多富裕,你总要自立,现在你爸爸气坏了,我也不知该怎么说你了。”

    “妈,那个女的就是趁虚而入,我不甘心。”

    张母看着病床上的女儿,思虑忧愁,“人家已经结婚了,你不甘心又能怎么样,你还能让他离婚跟你结婚?别傻了。”

    “我就是想这样。”

    “你自杀不也没效果吗?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张馨儿的眼睛黯淡了下来,她又何曾不知道呢。

    在医院的这半个月,张馨儿是度日如年,她给楚瑜打电话,被告知换了手机号码,她决定等康复了就再去找他一次。

    在距离厉非墨大婚的头一天,张馨儿以最后一次见面将楚瑜约了出来,她在电话里再三保证以后不会再骚扰楚瑜,还说自己已经放开了。

    楚瑜终于见了她。

    两人约见在了茶馆内的包厢里。

    楚瑜看着张馨儿瘦了很多,面色无光,但也没说什么。

    “你想说什么?”

    张馨儿定定的看着他,“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下决心不会吃回头草了,楚瑜,我想告诉你,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想要得到我的男人一大把,多的很,喏,我们干一杯,喝了这一杯,我们就一辈子不要再见,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

    她将红酒瓶的酒倒满两杯,脸色还算平静。

    先抬手喝了一杯,再度倒了一杯,“你喝不喝?”

    楚瑜神色不明,拿起另一杯一饮而尽,“好,就这样。”

    他刚站起来走到桌子边,便被张馨儿抱住,“楚瑜,虽然,你没什么了不起的,想要我的男人也很多,但是我就是看上你了,就算你个那个女人结婚了,但我也不允许你离开我,楚瑜,酒里面没药,杯子里我下了迷药。”

    楚瑜这才感觉头懵懵的,眼前一黑,再也没了知觉,随着他的身子下滑,张馨儿搂住他,笑的肆意。

    她的手游走在他的脸上,一点一点的解开了他的纽扣,这曾经是她的男人,但现在却不是了。

    张馨儿很快将楚瑜的衣服给扒光了,她早就将这间茶房给包了下来,所以她肆无忌惮的将自己也给脱光光,搂着楚瑜睡了起来。

    她给楚瑜下的药量是一天一夜。

    她倒是挺自在,只是厉非墨和安心举行婚礼的这天,所有人都来了,唯独不见楚瑜,安娜说晚上都没回家的事实,电话也打不通,厉非墨觉得出事了,平常的楚瑜是不会这么做的,更何况今天是他结婚,又不是楚瑜结婚,更没道理了。

    厉非墨派人去找,等他和安心的婚礼举行完的时候,已经得知楚瑜电话记录最后一通电话是张馨儿的号码。

    这已经很好解释了。

    安娜很着急,她不知道是不是楚瑜不想和自己结婚了还是什么,她的心里尽管冒出了这些想法,但她不想承认。

    楚瑜不是这样的人,如若他后悔了,完全可以告诉自己,没必要玩失踪。

    原本是新婚洞房之夜,可是,厉非墨和安心哪里还有心思洞房。

    经过查询路边监控和车辆,有警方的协助,很快便查询到了楚瑜的车停在一家茶馆的门口。

    厉非墨安心和安娜一并赶了过去。

    三个人跟着店老板打开了门,映入眼前的让人震惊,两具赤身的男女搂在一起睡在沙发上,让人刺眼。

    安娜惊得捂住了嘴,后退几步,厉非墨大喊了几声,“阿瑜!”

    张馨儿率先醒来,她先是有点慌,但是很快便静了下来。

    “没看我们没穿衣服么?就这么闯进来,有没有教养!”

    厉非墨哼道,“到底是谁没教养,你将阿瑜叫出来就是为了上你么?”

    张馨儿没料到厉非墨竟然如此大胆的说了出来,脸色十分不自然,“果然没教养!”

    正说的时候,楚瑜头疼的睁开了眼睛,当看到自己和张馨儿都赤身,另外三人站在门口的时候,楚瑜立刻弹了起来,“非墨,找这家的老板要监控。”

    厉非墨就知道是张馨儿捣的鬼,当即转身,张馨儿有些慌张,立刻穿了衣服,安娜站在那里,看着楚瑜,神色十分黯然。

    楚瑜走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老婆,相信我,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安然点了点头,却没说话。

    他搂着安娜出去去看监控,安心站在门前,冷着脸,“有道是非奸即盗,我看你是又奸又道,你真是下三滥,自己拥有的时候不好好珍惜,失去了又觉得不自在,自我感觉良好,是吗?以为天下男人都围着你转,是吗?”

    张馨儿反唇相讥,“我又没勾引你家男人,你倒是当出头鸟。”

    安心转身,将门给扣上,张馨儿从里面拉门,却拉不开。

    监控一切真相大白,她的小伎俩实在是考虑不周。

    厉非墨抬头看向楚瑜,“你打算怎么办?”

    楚瑜默然,“我并不想追究,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以后我也不会再见她。”

    厉非墨理解她,看向安娜,“小娜,别想太多。”

    安心走过来,“我们走吧。”

    谁也没再管张馨儿,上了车,安心在安娜耳边嘀咕了几句,安娜瞪大眼睛,“姐,这能行么?”

    安心低声说道,“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百受这些委屈,我一定要饿她二天,我已经和老板娘说好了,饿她个两天,再把她放出去。”

    安娜湿了眼眶,“姐,其实我心里挺难受。”

    安心握住她的手,“做个聪明的女人,不要回去跟他闹,有什么事告诉我,楚瑜他理亏,虽然不是他的错,但是他以后定会好好对你。”

    安娜点点头,她一直铭记着她姐的话,回到家,果不其然,楚瑜见她不吵不闹,十分愧疚,答应她再不跟张馨儿有一丁半点的联系。

    晚上,为了取悦安娜,楚瑜第一次为她亲自用嘴服务,安娜被折腾到大半夜,方可罢休。

    对于安娜而言,这次以后,楚瑜的手机上只有她一个号码。

    开始筹备婚礼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安心和厉非墨那天一起参加,由于,楚家和林家有交情,林雪也来了,但厉非墨完全的无视他,林雪虽然不甘心,但看到人家夫妻出双入对的,她再有不满也无济于事。

    原本厉非墨和安心的婚礼就已经轰动了s市,如今几天后的楚瑜婚礼更是电视台直播。

    结婚进行曲缓缓流畅,穿着西装的楚瑜牵起安娜的手,两人对视,一起走向了幸福的红地毯,对于安娜来说,她这一生最感谢的人就是她的大姐,没有她的大姐,她活不到那么大,也无法走出那个村子,说不定也是会被母亲打死,更重要的是无法结识后半生相守的男人,这是她最幸运的地方。

    电视里画面美好如初,电视机前抽着烟的男人蹲在地上,吧唧吧唧的抽着烟,面带愁容,他就是安娜安心的父亲,这个家里只剩下他一人,但是,他却没脸再去找他们,尽管他知道她的女儿都嫁的不凡。

    让他感到后悔的是,他混混噩噩的过了大半辈子,过的还是如此凄惨,甚至,孩子们都已经不认他这个爹了,他到老了可怎么办啊?!

    厉非墨和安心携手看着台上交换戒指后拥吻的新郎新娘,相视一笑,笑中带了甜蜜和幸福,能够相守的人,确实缘分不浅,他和她,亦是!

    ps:撒花!大结局了,安安不想说废话了,我简短说下吧,我会预留一章作为新文通知,有新文了会在后面的一章通知大家,新文将在十月份和大家见面,我要说的是,新文不会有父子系列文了,也不会一个文里多写小故事了,新文会和董姿与霍景皇的故事一样好看!而且,也是个小虐大宠的文,女主不弱,也不是二货,更不是小白,大家放心,将是一个新的系列文,新文名暂时还没想好,十月份咱们再见吧!

    爱你们!!!

    记住安安的笔名哟,新浪认证微博:http:weibo。/ananziyou,认证微博名:rn安姿莜

    群:91332271/91333034

    盗版的别进来了,进来也要被踢出去的,一定要写用户名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