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证手机号自动送彩金,手机验证自助申请彩金,注册手机验证送彩金

欢迎访问 验证手机号自动送彩金-小说推荐平台

番外是什么意思

番外一般出现在小说和漫画界,就是故事主干外的一些分枝故事,将故事中的人物另作处理开辟一个新的小故事或是类似主体的故事但是是另一些人来讲述或上演。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就是讲述主干故事中提到的但是没有细说的一些细节部分,将它们完全的在这里展开,给读者一个交待。

番外的来源

番外一词来自日本,番外就是对正文做的补充,通常不录入正文,是作者主动在题材中加入的部分。

日本语中的“番外”其实是沿用汉语中的“号外”,“番”即是“号”的意思。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日本语的“番外”与汉语的“号外”的意义是一样的。

小说番外列表

  • 兰因璧月番外:华音、来生

    又是八月至,可在青冢山的深处,依旧是温润如春和风徐徐梨花若雪。列炽枫与云无涯一路穿花拂柳掠湖过林,终于到了梨花冢。“这数月来江湖不闻他俩消息,难道就是隐居在这里?”列炽枫看盯着前方道。“这地方倒是不错。”云无涯打量着四周道。若非兰家人的指引,他们可还真不知青冢山里还有这么一处世外桃园。“梨花冢?这么

  • 兰因璧月番外:殊途同归

    这是一间很大的屋,宽敞明亮。地上铺着厚厚的色彩妍丽的锦毯,那是产自织艺高超的山尤国,由商人千里迢迢运回,价值千金,由此可知此间主人非富即贵。只是再环视房中,却少见其它昂贵的摆设,触目皆是兵器。左侧一排枪、矛,右侧一排刀、棍,墙上悬着长短不一的宝剑,还挂着铜的、银的、金的各式长鞭,猛一看只当是入了兵器

  • 兰因璧月番外:约定

    半夜里,墨州州府官邸里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把整个官邸里的人全都惊醒了,包括好梦正酣的州府大人皇曳。原来戴奚回去了,等到了昏时皇曳办完了公务回官邸了,他才赶忙派人前去州府的牢房里提人,可派去的人回来报说牢中没有公子要的人。戴奚不信,亲自又去了一趟,将大牢搜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美人的身影。难道是给狱吏们

  • 兰因璧月番外:过节

    要过圣诞节了,这进口节日在21世纪的中国颇是流行,于是乎在“东皇公寓”里住着的一些人也跟随朝流过起了洋节。风夕伸着玉足踢了踢卧在豪华沙发上的丰息,说:“这洋节日等同咱们的春节,所以我们也应该重视,要隆重的过。”丰息公子一手支颐,眼睛正看着电视机里的财经新闻,金融危机啊,世界形势一片大好,正可让他混水摸

  • 兰因璧月番外:兰烬玉屑之梦华空影

    明二公子被盗!明家明二公子明华严被盗!武林六世家之一的天州明家少主、被誉“谪仙”的明二公子明华严被盗!自此消息传遍江湖以来,人人入耳的第一刹莫不是心震神惊,但等缓过来,无不以为是以讹传讹,多当笑谈。可七天前刚从明家作客归来的武林名宿“折柳剑”杨诩杨老前辈亲口证实此事千真万确,确实有人从高手如云的明家

  • 蔓蔓青萝番外:安清王

    “你说什么?!”我跳了起来,臭小子实在太不像话,居然想求我这个月每次都输给阿萝。也不想想他爹一把年纪,好不容易国家安定,战事平息,闲赋在家,这点乐趣都要剥夺了,实在是太不孝了。刘珏双手抱臂看着老头子脸红筋涨地跳脚大吼,倚靠在门边倒也不急,缓缓吐出一句:“阿萝又在王上面前要值钱玩意儿,说是又输给你了,

  • 蔓蔓青萝番外:楚南

    我是陈国的二皇子,那晚请命带着陈国高手夜入临南城,准备与城中细作举事里应外合攻破临南城。那一晚,我们误闯进常乐酒家,居然擒住了平南王看重之,也让我看到了她。她破了我们的计划还杀了我们其中一个好手。在平南王下令一起射杀时,她竟然选择与亲人同死!那份勇气让我欣赏。天意便是如此,我瞧着她在我面前伸手解开发

  • 蔓蔓青萝番外:暗夜

    桃花宴后,安清王对我道:“你接近李相二小姐,娶了她。”我很吃惊地看着老王爷。“太子看中李青蕾,我要你靠着这重连襟的身份成为东宫之人。”他的解释很简短,我却在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是宁国最年轻的状元,只一年就成了礼部侍郎。我与太子、四皇子、小王爷及天翔将军并称风城五公子。不知道有多少风城闺秀迷恋我的风

  • 蔓蔓青萝番外:王燕回

    我父亲是宁国的太尉,统领天下兵马。然而他却有一个遗憾,空自掌控着最强大的军队,他却连一仗都没打过。这怨不得他,天下五分,宁国最强,三百多年来慢慢成为五国中最富强的国家,其它四国都不敢挑起战争,所以近几十年来天下太平无事,一场战争也没有。能用上兵的地方比如山贼剪径、强盗扰民,但,也不可能让一国之太尉兴

  • 昏嫁番外:那个小药代

    陆程禹今晚带了个女人回来。时间有点早,新闻联播刚完,是以一路上遇着不少嗅觉发达的师兄师弟,大伙儿笑得暧昧。读了点书的单身汉到底不同,鲜少当着女人面调侃,至多待人走了,背地里相互笑弄几句,关系近的也会分享一下泡妹妹的经历,而鉴于没钱没房没时间,读书又读成了花岗岩脑袋,因此大多艳遇也无聊得紧,或者问题的

  • 昏嫁番外:一天

    一天,科室里来了位女实习生--这让有教学任务在身的外科男医师们有些儿头痛,各自推脱,而几位成绩好点的男实习生一早就他们被瓜分干净。外科里面,公然的性别歧视并不少见。原因无他,理论学得再出色的女学生,一旦进了手术室,多半是竖着进来躺着出去,她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也许还比不上考试经常挂科的男学生。所以他们更愿

  • 昏嫁番外:情书

    涂苒和两个妞儿在汽车站等专线车。此刻正值周五下班的高峰时期,满大街的车流和人潮,在傍晚的薄暮之下迷迷瞪瞪的向前冲。专线车停一辆走一辆,每辆都人满为患,几个妞儿都是娇弱文静的特质,怕人多,怕挤着,又不赶时间,就慢慢等着。涂苒在学校里交的朋友都和自己差不多的类型,个头差不多,性格差不多,穿着打扮也差不多

  • 落落清欢番外:家庭聚会

    乔落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她一出机场贺迟的司机小赵就小跑过来:“老板娘,这里!”乔落行李不多,径自提了快步上车,小赵技术很好,三两下就倒车出位上了道。这时间北京正堵车堵的厉害,小赵不一会儿就急得满头是汗。小赵跟了贺迟干了三年多了,二十出头,机灵开朗,跟乔落混熟了,总是戏称她为“老板娘”。乔落

  • 晨昏番外:安栖之屿

    关于“夜航鸟”,其实我最早是从止怡那里听说的。那时我们各自躺在相隔不到一米的小床上,房间里熄了灯,看不见粉红色的窗帘和床头柜上堆着的布娃娃,止怡心爱的金鱼在玻璃缸里摆尾、转身、吐着泡泡......黑暗中的一切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布置的。他们都觉得我不会在乎这些,于是我也真的毫不在乎。“止安,你睡了没?”我用沉

  • 晨昏番外:搬家

    止安一直漂泊惯了,平时来来去去顶多就一拉杠箱,什么时候象现在这么多的家当要搬?这些家什平时塞在家里,不怎么觉得多,哪知道一收拾起来,真是足足一车。其实属于她的东西真不多,最多的就只是画具跟画架,纪廷的最多就是书,数来数去,东西最多的就是囡囡。好多玩具好多衣服,好多用品,还有数之不尽的相册,从B超胎儿照

  •  帝王业番外二:绿衣

    “给皇上拿回去,老奴受不起......”琉璃碎,玉瓯裂,老妇人苍凉虚弱的声音从内殿传出,伴随着摔杯裂盏的声音和侍女的惊呼。几名侍女狼狈的退出来,转身却见殿上屏风后静静转出一名女子,宫妆高髻,眉目温婉。“越姑姑。”众侍女忙俯身行礼,为首一人诚惶诚恐道,“赵国夫人摔了皇上赐下的丹参露,不肯就医,奴婢等万般惶恐

  •  帝王业番外一:燕燕于飞

    薄雾漫过远处高低田垄,在清晨阳光下渐渐散开。青瓦粉墙隐现在阡陌桑梓间,牧笛声悠悠响起,陌上新桑已绽吐绿芽。李果儿背了柴禾,轻手轻脚推开院门,将柴禾轻轻放在墙根,仔细砌好。不留神滑下一根,骨碌滚到井台下,惊动了藤萝旁酣睡的花猫,咪呜一声跳上窗台,伸个长长的懒腰。李果儿慌忙撮唇,挥手驱赶花猫,心中直埋怨

  • 沉香豌番外三、绽放

    “陈婉,你敢再多笑一声--”“怎么?”“我--你等着--等会你就知道。”车到望谷,陈婉眼角眉梢仍是憋不住的调侃笑意。秦昊羞恼难耐,一把把她拖出来,顺手就扛上肩膀。掂量了一下重量,沾沾自喜地刚想说把她养胖了,就听她挣扎着笑骂:“疯子,在家没疯够?快放我下来。”他一巴掌拍上她屁股,“再蹬腿,把裙子蹬上来就全走

  • 沉香豌番外二:你等着

    豆丁生日那天,巩香居停业。陈婉事前极为反对,“小孩子,不过就是个周岁生日,没必要。”她舅舅说:“我们没所谓,照以往吃顿饭就行,不过亲家要来,太失礼了都不好看。”陈婉抿紧了嘴,没有多说。秦昊的父亲,打以往至今,她还是挺敬重的,朴拙肃穆下有股看淡世情的通透。至于他母亲,她们是天生的气场不合。当初他们家对

  • 沉香豌番外一:大爷的

    “这样不行。”秦昊半坐在床头,烦躁地抓脑袋,一头乱发。“怎么了?几点了还不睡?”陈婉迷迷糊糊地翻个身。他重新侧躺下,手掌抚在她腰间,不受控地游移着,一路向上直到托住她的丰软。她比以往丰满了许多,揉捏着,耳边聆听着她不满意的哼哼,他当下情动。“别闹了,几点了?”“还早。”他贴紧她,蹭蹭她的翘臀,对着她

  • 殇璃番外(五)彼岸

    来瑞士读书已经两年了,舒璃还是忘不了那晚的伤痛。身边追求的男孩子不少,不乏出色优秀之辈,她都拒绝了。回想起两年前的事,她有很多不明白,就爱情而言,她和罗轩甚至都算不得开始过,遗忘却如此之难。她并不恨他,他也有太多的无奈,或许。。。他觉得这是为了她好。她已经不愿意去细想过去的种种因果,却对爱情变得回避

  • 殇璃番外(四)距离

    每天傍晚去小门外拿饭盒成了舒璃一天的期待,虽然不是每次都能遇见他,隔三差五还是可以碰一次面的。她和他之间,一直有种不言而喻的情愫,不见面的思念会增加,见了面的甜蜜更会积累。他和她都没说过类似表白的话,觉得不必要,那些要说的话。。。早已在彼此的心里。再听女孩们议论罗轩像块石头一样,让他帮忙补下功课也不

  • 殇璃番外(三)找寻

    送走爷爷后,舒璃回到自己的房间慢慢收拾东西,听到敲门声回头,宿舍门没关,两个女孩一脸好奇的站在门口。“我们是住你隔壁的,大二了,你有什么不知道的可以问我们。”她们俩寒暄了一下,终于直奔主题,“你跟罗轩很熟吗?”舒璃犹豫地摇了摇头,“今天才认识。”“那就奇怪了。”两个女孩很八卦的走进房间,一左一右地夹

  • 殇璃番外(二)相遇

    2012年9月,X大门口嘈杂无比,来报道的新生在家长的陪同下,既兴奋又忐忑的走进校门,造成一片汪洋人海,道边的茵茵绿树都压服不住人潮涌动带来的燥热感。这间大学历史悠久颇有名气,新校区建在开发区,门口道路极为宽阔,却也被送学生的车辆堵得水泄不通。舒家的司机有些着急的按了几下喇叭,无奈地回头对后座的舒迪民说:

  • 殇璃番外(一)缘起

    靖轩拉着美璃的手,光雾朦胧,隐约中看见的是她十七八岁最美丽的容颜,靖轩的眼睛一酸,险些落下泪来,为了在看见这样的她,他独自度过了很长岁月,长得他几乎每天都感到绝望。靖轩感觉自己似乎也回到了二十岁,那是他曾错失她的年纪,他像确定似的紧紧握一下美璃的手,这次。。。再也不要错过,再也不要分开了。手心一凉,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