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证手机号自动送彩金,手机验证自助申请彩金,注册手机验证送彩金

欢迎访问 验证手机号自动送彩金-小说推荐平台

一粒红尘小说结局:女主堕胎得到齐唐照顾

发布时间:12-31 阅读:

一粒红尘的结局,女主堕胎以后得到齐唐的照顾,简叶晨的画室接到了新的生意,两个人分开。总体来说,还是比较伤感的。

一粒红尘小说结局原文:

“那你跟徐晚来呢,也是这样的好朋友?”乔楚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闵朗看着她,好像第一次真正认识了面前的这个人,她确实跟那些女孩子不一样啊,她像一面诚实的镜子摆在你面前,照得你无处遁形。“乔楚,你注意一下分寸。”他的耐心用完了,现在又恢复了平时的冷漠。

“我偏要问,你们在一起了吗?”乔楚的心跳得太快了,她简直都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就在那层薄薄的皮肤底下。

“在一起了。”闵朗抬起头来看着她。

心跳停顿了一拍,乔楚听见一个失真的声音:“那她会和你永远在一起吗?”

“关你什么事?”“回答我,会吗?”“不会。”

“那么——”乔楚听见自己一字一顿地说,“她就是个bitch!”

邵清羽的电话来得让我非常非常意外,齐唐看到了我的手机屏幕上的名字,试探性地问我:“不接吗?”

我真的不想和她说话,自从新年Party那件事之后,我再也没有跟她联络过,而她好像也一直在等我主动交出我的原谅似的那么沉默。

可是今天,在这么特殊的时刻,她突然冒出来了。我看着齐唐,齐唐也看着我,手机响了一会儿便静止了,正当我放下心来时,齐唐的手机响了——还是邵清羽。见我没明着表态,齐唐便接通了,我听见邵清羽在那头的声音非常急切:“你能找到昭觉吗,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跟她说,是关于简晨烨的!”

就像是平静的水面被人扔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我心里咯噔一下,看向齐唐的眼神瞬间就僵住了。

他明白我眼神里隐藏的含义,他知道我想知道那是什么事情——于是,他轻声地说:“她现在和我在一起。”

邵清羽在电话那端明显是呆住了,我想那一刻她一定觉得自己一点儿错都没有了,事情确实如她所预计的那样——叶昭觉借着邵清羽给她介绍工作的机会,趁机捞了一个高富帅傍身。

从此之后,她穿的衣服叶昭觉也穿得起了,她背的包包叶昭觉也背得起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她的意思是如果叶昭觉跟齐唐发展到谈婚论嫁那一步的话——从此她们就是一个阶层的人了。婚姻是女人二次投胎的机会,所有人都这么说,所有人都懂这个道理——叶昭觉,她没理由不懂。

我从齐唐手中接过电话,邵清羽的声音里有种很微妙的东西,只有女生才会明白的东西:“打你电话不接,打齐唐的你又肯接了。”

“简晨烨的事情你快说吧。”我懒得跟她废话,直奔主题。“你不会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吧?简晨烨跟一家法国的画廊签了协议,要去里尔开展了,今天晚上的飞机去法国。”天崩地裂一般。

有一双无形的手,从我胸腔开始撕裂,我无法呼吸,整个人像是坠入了某个黑洞,没有底,我一直往下落,一直落,落了那么久还没到底。

我眼前的一切都开始转圈,我眼冒金星,喉头发甜——是血的味道,我快要死了,我马上就要死了。

“昭觉,昭觉,你听得见我说话吗?”邵清羽在电话那边焦急地喊我的名字。

我想回答她,可是我发不出声音,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什么好事都没有发生过,他一离开我,立刻飞黄腾达——哈哈哈,我听见自己又开始笑了,还是那种毛骨悚然的笑声,在这个清静的咖啡馆里,连服务生都被我吓到了。

齐唐坐到了我的旁边,从我手里一把将手机拿了过去,我没听见他跟邵清羽说了什么,我整个人都已经崩溃了。

齐唐抱住我,他抱得太用力了,好像要把我嵌进他的身体一样,以至于我连气都喘不过来。

我的头埋在他的胸口,我又闻到了那种很好闻的浆果的香味,很奇怪,那一刻我忽然想起了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我有一次在电视里看一个纪录片,是讲非洲的旱季。大象们平时饮用的那片水塘已经干涸了,它们被迫要去到另外一个地方跟其他的动物分享水源,这些动物中包括了凶猛的狮子。有一天晚上有头大象落单了,饥饿的狮子们一拥而上,旁白说,一共有三十多只狮子,这头大象必死无疑。然后我看着那个长镜头一直没有断,大象笨重的身体后面拖着一群狮子,有的咬着它的后腿,有的已经爬到了它身上,但是它还是在跑啊跑,很徒劳的样子,但是它还是在跑,然后画面一转,三十多只狮子在分食它的尸体。

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我觉得那真是太绝望了。我趴在齐唐的胸口,感觉自己就像是那头被狮子们分食的大象。

两个小时之后,简晨烨在国际出发的大厅里办理值机,排在他前面的是一个织着满头脏辫的姑娘,很瘦很瘦,穿着厚毛衣也能看出来的那种瘦。

她嚼着口香糖,耳朵里塞着耳机,手里捧着一本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书在看,前面走一个人,她就用脚踢一下自己的行李箱,根本看都懒得看周围一眼。

排到她的时候她的脸还埋在书里,值机的工作人员喊了一句“这位小姐,请过来办理登机牌”,她没反应,工作人员又叫了一声,还是没反应。

简晨烨只好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抬起头来看向他——顷刻之间,简晨烨心里有点震动。

那不像是一双成年人的眼睛,那眼睛清亮,而且黑白分明。“轮到你了。”简晨烨指了指柜台。

这女生转过头去,手忙脚乱地把书塞进了随身背的包包里,掏出护照往柜台上一拍,接着便费劲地把旅行箱往传送带上拽——那箱子真大,看起来简直能把她自己装进去。

简晨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上前帮了她一把,她看了他一眼,挑了一下眉头,却连谢谢都没说。

工作人员把她的护照和登机牌一起放到柜台上,简晨烨无意中瞥到了登机牌上的名字:辜伽罗。

“先生,到你了。”工作人员示意简晨烨上前一步。等他办妥手续之后,那女孩早已经不见了。

安检处的队伍很长,简晨烨一直在回头张望着,有意无意地搜寻着什么。

他一直把这个消息捂得很严实,没让任何人知道,他不是个轻狂的人,事情没有等到尘埃落定之前他是不会声张的。

元旦之前他收到邵清羽的短信,说要开什么新年Party,邵清羽特意强调了一点——昭觉也会来。

那天晚上他是想过去见个面的,那么多人在,就当凑个热闹好了,可是他转念一想,正是因为那么多人在,又有什么必要在那种场合相见?

他决定先回公寓去收拾一些需要带去法国的东西,等叶昭觉回来了再跟她分享这个好消息。

他刚收拾完就接到了邵清羽的电话,对方在那头像是火烧眉毛一样焦躁:“昭觉到家了吗?我说错话了,我真该死!你见到她叫她别生气好吗,你叫她开机给我回个电话!”

他甚至来不及问是什么事情,挂掉电话就拎着包冲出了门,冲进了电梯,他想去接她——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一定不是好事——去接她回家,就像从前她下了班,去小区门口等她一样。就有那么巧。他远远地就看到了那辆车,缓缓地驶过来。他看到叶昭觉坐在副驾驶座上,旁边坐着她的老板。

他的意志力是在那一刻溃散的,分手那天晚上叶昭觉说的那些话又卷土重来了——“我们这么穷,有什么资格要孩子”“我也是个人,我也想有人照顾我,关心我,我不是铁打的”。

原话是这样吗?他有点儿混淆了,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他想转身走,可是她下了车,追了上来。呵,穿着黑色的礼服裙,披着别人的西装外套,这太滑稽了。他记得自己对她说的那句话:都分手了你装什么傻。他说完就后悔了——可是来不及了,出于自尊,还有一些愚蠢的理由,他没法当着外人跟她说对不起。他看着她蹲在地上哭,那一刻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去换她不要那么难过——可是,来不及了。想到这里,他便轻声地笑了笑,算了,难道还真指望邵清羽能把她带来吗?

她不会原谅我的。简晨烨心里想,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不了解她的个性吗,她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

带着这个念头,他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安检通道。

登机之后他从背包里拿出《十一种孤独》,理查德?耶茨的作品,用十一个小故事来阐述孤独,不是泛泛的描述,而是用具体的故事来说明。

就在这时,他听见一个女孩的声音对他旁边的人说:“这个位子是我的,你怎么乱坐啊。”

旁边那个中年男人用商量的语气说:“我的位子是里面靠窗的,你们女孩子不是喜欢坐在窗户边吗?”

“大伯,你别啰唆了,我要我自己的位子,上厕所方便。”女孩很干脆,不容商量。

当她坐下来的时候,简晨烨抬头看了一眼——是她,辜伽罗——这个姓和这个名字都太特别了,他就看了一眼,可他就记住了。

空姐开始挨个检查乘客是否系好了安全带,辜伽罗又把耳机塞进了耳朵,她伸手摁了一下属于自己的那盏读书灯,从包里把那本没看完的书拿出来,找到之前看的那页,又开始读。

她是那样的悠然自得,仿佛天塌下来也不关她的事。这次简晨烨看清楚了,她手里的那本书,蓝绿色的封面,大32开,跟他手中的这本一模一样——理查德?耶茨的《十一种孤独》。他把目光收回来,没察觉到自己嘴角那点儿浅浅的弧度,像一个淡淡的笑。

飞机隐没在夜幕之中,对于地面上的人来说,那就是一颗遥远的小小星球。

此刻,他的旁边坐着一个跟他阅读同一本书的陌生女孩,这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不是吗?

同一时刻。

乔楚走出79号,这一次闵朗没有追出来拉住她,从她说出那句话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可能再回到从前,她恨上他了,他也恨上了她。

而最可笑的是,她一面恨他一面又不能停止爱他。

邵清羽整个晚上都呈现出暴走的状态,她用了多大的气力才克制住没有去找齐唐问个究竟啊:苍天啊,齐唐你什么意思?大街上那么多姑娘你不追求,你非得追求叶昭觉,你让我怎么面对你们的关系!

而齐唐仍然坐在那家咖啡馆里,老板是他的哥们儿,一脸啼笑皆非地问:“今天那姑娘……新欢啊?”

他笑了一下,半是玩笑半认真地说:“是旧爱。”

我回到公寓,摁下墙上的开关,可是屋内还是一片漆黑。我突然想起来,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忘了按时去缴这个月的电费,一定是断电了。印象中听谁说过,电卡反着插入电表可以预支几度电,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么回事,但我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挪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我们家的沙发多舒服啊,坐下了就舍不得起来。于是我就这么心满意足地靠在沙发上,我又饿又累——可是我心满意足。

外面灯火通明,室内无边无际无形的黑暗包裹着我,很快我就成为黑暗的一部分——我就成了黑暗本身。

没有人知道我在干什么,没有人找我,一切喧嚣都以光速远离我,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谁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

我像一粒小小的尘埃,飘浮于浩瀚的宇宙,我生在水里,我长在树上,我从来没有这么自由过。

一粒红尘小说结局:女主堕胎得到齐唐照顾
一粒红尘小说结局:女主堕胎得到齐唐照顾

一粒红尘的结局,女主堕胎以后得到齐唐的照顾,简叶晨的画室接到了新的生意,两个人分开。总体来说,还是比较伤感的。一粒红尘小说结局原文:“那你跟徐晚来呢,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qzread.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